自闭症人天才多 他们只是更需要独处


  Q: 公众应如何看待自闭症?自闭症是一种疾病还是一种残疾?我们应寻求一个治愈方法吗?

   A:自闭症实际是人类的一种方式。消除成见的最有效途径,是和成年自闭症患者交谈,这些自闭症患者常常被边缘化,为社会轻视。在写书前的研究过程中,我花了很多时间和成年自闭症以及他们的家人在一起。当你和一个感情深沉,机智又复杂的男人或者女人交谈时,无论是通过口头,邮件,还是文本交谈软件,那些关于自闭症无休止的争论,已变得无关紧要。实际的情况是,患者个人和问题进行着不断抗争,由于社会资源缺乏到令人震惊的程度,使得想帮助自闭患者过得幸福,更安全,和更能生活自理的努力往往适得其反。

  自闭症人经常被描述为缺乏同情和幽默感,具有基本的情绪障碍,或痴迷于他们的特殊兴趣,是枯燥无味的家伙。但事实远非如此。实际上一个成年自闭症人可以十分机智风趣。阿斯伯格,20世纪 40年代独立发现自闭症的两个研究者之一,注意到自闭症人喜欢双关语。旁观者无助自闭症之魅。对于时下社会中人们是怎样看待大多数成人自闭症,你再清楚也不过。

  就是说,自闭症人无疑面临着生存环境的挑战。他们会不胜其烦,比如时间安排,次序考虑,多重任务,嘈杂的环境。他们需要空间和大量的时间独处。就是和其他自闭症人相伴也是如此。我的一段相当美妙有意义的经历,是在“自闭症研讨”年度大会上度过的时间。一群相似的人聚在“自闭症的空间站“,有报告和小组活动安排,但那是一个非常放松,低压的环境。真的,有自身的文化氛围和独特的传统。比如说。报告结束后成员们会举起他们的手在空中晃动,而不是制造一次突发的掌声噪声。这是一个很好的表达谢意的方式,也象孩子一样,还可以用来表达不满和惩罚。当我几天后回到正常世界,就像是在日本度过了几个月后突然降落在纽约时代广场,“正常”的行为这时显得动静太大,迎面而来的,满是空虚作态和自命不凡。

  当然,有些自闭症人——特别是儿童——不能使用口头语言,或有自残行为。可以理解当家长的高度压力。但我见过许多自闭症成人,在幼年被认定为有语言和智力障碍,在给予恰当的帮助和技术支持后,变得语言风趣和有创意,遗憾的是这并不是经常发生。然而只有试过我们才能知道人类的限制在哪里。1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有关自闭症是一种残疾的认识更准确更有益。社会通常认为残疾人应该得到尊重,支持,和合理的待遇。自闭症人也应如此。但是自闭症筹款组织每年投入数亿美元进行遗传研究,只有一小部分研究成果,可以用来帮助自闭症人和他们的家人改善其生活质量,诸如开发新的应用软件放在如ipad等大家消费得起的平台上。正常社会刻板地认为自闭症患儿是个麻烦而且没完没了,但正常l社会也是在麻烦和没完没了地讨论自闭症的成因和治疗。我们花了十数年的时间进行非常昂贵的自闭症基因研究,发现的仅仅是自闭症遗传学比我们认为的要复杂得多。我们投资的钱只是试图让自闭症人走开,而不是去帮助数百万计的自闭症人,过上更快乐,更安全,更富有成效的生活。这是人类资源的一个可耻浪费。

  Q:你认为这项新的研究有助于我们认识所谓的自闭症学者吗?

  A:自闭症 学者如雷蒙德——1988在电影《雨人》中由达斯廷 霍夫曼扮演的主角原型——是社会感兴趣的,曾被认为是一个非常罕见,甚至是令人费解的个案。这很自然。学者型天才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甚至令人兴奋。

  我记得和一个年轻绝妙的爵士音乐家 Matt Savage 的见面。我曾写在《连线》发表过。当时他11岁,带着自闭症特有的姿势,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哪天生的?“ 我说:“1957年12月23日。”他立刻答道,“噢,星期一的孩子,美丽的面孔。”显然,这很迷人。时下的学者综合症权威Darold Treffert告诉我,Matt例子是“罕见中的罕见”。

  可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在九年后,他所做任何年轻热忱的爵士乐音乐家该做的事情:和他的三人乐队四处演出,并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学习。事实上,他婴儿时的诊断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展了他的创造力,磨练出了自己独特的技能,这要拜他那非典型大脑所赐。

  最让人兴奋的,是Nilli Lavie’s 在新研究成果中显示,这些天赐礼物之一,是他们在单个时间内对视觉信息的高度抓取能力。而对这些天才来说这种能力是没有限制的,是自闭症大脑处理信息的一个特有方式。研究暗示我们评判在自闭症学者上的错误,他们并非什么”罕见中的罕见',而是表明自闭症的认知方式,在某些方面可以优于正常人。是时候少谈一些自闭症不足和非凡天才,多关注自闭症之类非典型认知风格的长处。

  我曾问过一个从事这方面研究的研究人员安娜 雷明顿。她告诉我,“有时这种额外的信息可能让人会不胜负荷,但多数情况下,这将意味着比起正常成年人,自闭症患者能在较高水平上发挥这一能力。我们可以据此来创建学习程序,以利用发挥这些特殊能力,同时也标示在一些个体性工作领域象数据分析和IT 行业,自闭症人可以为社会作出重要贡献。我们希望通过了解和使用这种处理信息能力可以让这些人能够从自己的独特优势中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