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如菊才是康健王道


  

  那一年我四十二岁,不幸得了主动脉瓣缺损,心脏每次跳动后都跟着一个室性早搏,身体一度非常虚弱。当我躺在诊所的病床上接受各种治疗时,想起康健的时候,骑车到颐和园、爬香山都是小菜一碟,真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却无从反抗。

  有一次,楼里的电梯坏了,等了半多小时都没有修好,我就试着爬楼梯,可能是大病初愈,体力不支,刚刚爬了四层楼,我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下子坐在地上,后来总算在老公的搀扶下回了家。这一次虽然是有惊无险,可是,那一刻给我的冲击相当大,影响到我对许多事物的看法。

  原来我一直很在意身材、相貌,此时这些一下子都无足轻重了。康健尚且如此脆弱,身材、相貌岂不是更加靠不住吗?以前,我还非常看重老公的名誉地位,女儿的成绩和荣誉,但如果我没了康健,这些不都变得更加虚无缥缈了吗。

  弹指间,十年过去了。

  我对康健的认识和理解更深刻了。我懂得了对所有人来说,没有康健的时候,康健成为第一需要。有了康健以后,康健便成为谋求更多生活需求的资本。时下,物质文明愈来愈发达,在为生活带来许多方便的同时,林林总总的刺激,已经造成人们心理太多的失衡。人们常常在挥霍着康健、透支着精力,或为生活疲于奔命,或为名利工于心计、劳心乏形,或为种种挫折陷于苦痛烦恼,或于虚度混世中消极丧生。膨胀的欲望使我们既希望有科学家的才智,又希望有资本家的财富。联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追求“事业”的成功似乎是最重要的生活内容。为了“成功”究竟要付出多少成本:休假、娱乐、家庭、亲情等等,不可计数,但付出最多的是康健。为了成功要废寝忘食;为了成功要夜以继日;为了成功要东奔西走;为了成功要排除万难。于是积劳成疾!我经常听到许多在位时“位高权重”,退下来一身病的老人讲,前半生在不懈的拼搏进取中把康健作为代价“当”出去,后半生在大彻大悟后再用前半生所挣的钱把它们“赎”回来,但赎得回来吗?太得不偿失了。

  其实世间困扰人们的权欲、物欲、情欲的过奢才是康健大敌,而最终能够抵御这些贪欲的则是人之心,人之平常心。

  康健之道,惟此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