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岁,我成了同性恋者


  24岁那年,我喜欢上一个男孩,成了同性恋者。

  在这之前,我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我完完全全喜欢女孩,尤其是漂亮的女孩。我有过真正的恋爱,一场轰轰烈烈但最终失败的恋爱。我甚至偷食了禁果,那一刻的激动是我这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时至今日,我还没有忘却那个我曾深爱过的女孩。以前我也听说过同性恋,当时还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可笑——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有什么好玩的?万万没想到,老天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残酷的玩笑,我竟然也成了同性恋者。

  我喜欢的男孩叫风。

  风是属于那种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清秀的男孩。从看到风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他。那年,风才18岁。起初,我对风也只是有点好感而已。由于谈得比较投机,时间一长,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事下班后出去逛,当时已是夜里11点多,在街上碰到几个小流氓,他们用污言秽语调戏随行的女同事,我和风便上前阻拦。就在我们与那几个流氓搏斗的时候,其余的男同事却吓得跑掉了。于是我和风便狠狠地挨了一顿打,这顿打,使我和风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我们彼此发誓,此生必定同生死、共患难。

  风看上了一个女孩,却没有勇气跟她表白,便托我去打听一下那个女孩找对象的标准。我很快便打听到了。下班后回到我们租住的房子,风急切地向我打听消息,我故意不说,逗他:“如果想听就脱光衣服。”没想风二话不说就脱了。看着风如女孩子般光滑细嫩的肌肤,我忽然产生一种冲动,一种原始的冲动。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迷恋上风。但我只能将这种念头压住,因为我知道这种偏差是荒唐的,是极不正常的。可我越是努力压制,那种欲望就越强烈,越来越让我憋得慌。

  从那以后,风每次问我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我都会得寸进尺地向风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而风也都会答应我。第一次摸风的时候,我特别激动,也特别紧张。那种感觉,就像我和以前女友的第一次一样。不谙世事的风并不知道我的心理,还以为我只是逗他玩呢。

  由于对风的着迷,加上人的原始生理需要,有一天晚上,我趁风睡着的时候爬上他的身体,他却毫无察觉。但我并没有做同性恋者做的事情。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不是办法,万一风突然醒来,那可怎么办?我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常感到莫名的紧张。我决定向风明说,当然,我得找一个借口,这样风也许会接受。

  我对风说我有早泄,要做那种事才能治好,可是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希望风能帮助我。待风明白我的意思后,他不同意,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勉强同意了。我对风保证,绝不会进入他的身体。我知道,风之所以会答应,只是为了我们的友谊,他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从这以后,我借这个理由占有了风,但我也遵守自己的承诺,从来没有进入过风的身体,直至今日亦是如此。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我因为有事离开了风。离开风的那段日子,我非常想念他,但并没有因为离开他而感到难受。因为,那时年少气盛的我还想成就一番事业。然而,我的事业再一次受挫,只好回家。在家无事可做,加上对风的牵挂,我又回到那家酒店,回到了风的身边。

  如果那次不回去的话,或许我和风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也就不会落到今天这种下场。也许,这就是命吧?

  后来,我们在那家酒店又干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和风重复着同样的故事。结果是我越来越迷恋风,把整个心都交给了他,我发觉,我已经离不开他了。风对此却毫不知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事的风对我的行为越来越反感,为了我们之间的情谊,他不得不迁就我。可是,风对我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那些带着侮辱性的话常常让我产生精神上的巨大压力,时间一长,我渐渐变得消沉起来。烦躁、紧张、伤心、失望、恐惧,像毒蛇一样常常缠绕着我,有时都快要把我逼疯了。我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可是我已离不开风了,无论他说得多难听,多令我受伤,我也默默地忍受。我知道,我和风是没有结果的,迟早有一天,风会离我而去。可我无法控制自己,真到了那一天,我该怎么办?我会自杀吗?我不知道,但我的确这么想过。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想淡忘对风的感情,也想改掉这个毛病,可这谈何容易?如果好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和我一样在痛苦中挣扎的同性恋者呢?

  点评:著名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性是个体最重要的两大本能之一,而个体的行为有相当大部分受到本能的驱使。尽管弗洛伊德的理论遭到很多质疑,但临床心理学家都承认,和性有关的心理问题和心理疾病,相当不容易处理和解决。

  上面故事中的主人公出现同性恋的情况,一方面陷入同性恋无法自拔,另一方面内心又充满自责,甚至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可耻的。不过,他也提到,以前他曾偷尝禁果,到现在还念念不忘,所以,他很可能不是完全的同性恋者。我觉得他应该有相当的机会摆脱现在的情绪和情感困扰。

  首先要说的是,同性恋现在已经不再被看成性变态行为了。同性恋是性取向发生偏离,同性恋者在行动或幻想中,以同性为性恋和性欲满足对象,而对异性可以接受,也可以是反感或厌恶,他们对自己的生物学性别是满意的。同性恋之所以被认为不是精神疾病,是因为已经有一些研究发现,人有同性或异性性行为的基因,也就是说,有些人天生是异性性行为者,有些人天生是同性性行为者,也有些人是双性恋者。

  不过,对同性恋的接纳仍然受文化因素的巨大影响。在中国,同性恋还是受到相当的歧视和排斥的。因此,同性恋在人群中的比例不高(有些被后天抑制住了,就像左撇子被家长强硬地调教成右撇子那样),公开的就更少了。因此,从交朋友、谈恋爱的角度看,同性恋者成功的概率自然会比异性恋者低很多——至少你不容易在身边发现他们。

  我不认可故事主人公对风的做法,我觉得这可以说有不道德的成分,他明明是利用别人的无知和感情来满足一己私欲。这和同性恋无关,因为即使是在异性之间,这种行为也同样是不道德的。而且,如果风对同性恋缺乏科学的态度,这种经历会对他的心理造成巨大创伤,对他的心理教育会有相当的危害。

  建议故事主人公尝试和女孩子交往。既然他以前和异性有过亲密美好的交往经历,我想他还是相对容易开始一段异性恋的。当然,当事人如果无法确知自己的心理状况,建议还是找专业的性心理专家咨询一下为好。(点评者:叶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