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灾区儿童怎样走出心灵创伤


  

      位于龙门山脉中央的安县茶坪乡小学,在这次地震中极为幸运,只有中学食堂垮了,教学楼没有夺走一个孩子的性命。在这里,也顺便感激负责任的建筑商,为我们在地震强震区,提供了一个标准建筑能够抗震的范例。

   第一批2-6年级的学生将要去昆明。云南省妇联要接收孩子们去上课,时间为一年,等茶坪小学重新建好后,再回来。

  这次,中学要过去200人,小学过去500人,这几天都要陆续出发。

  “我们的阳光学校已经复课了,幼儿园和一年级的都在上课。”年轻而激情四溢的李校长很感谢党和国家,还有社会各界和国际友人的关注与支持。

  学生们回不了山上的学校了,但这个下午的游戏课却很丰富。

  瑞典志愿者Jessine,和三个伙伴从成都赶来,带领孩子们做了好多“从来没有做过的游戏!”

  “这几个老师太有趣了,我们到昆明后就这样玩。”

  “好好玩啊,谢谢叔叔们!”

  “我也可以来一个,嘟噜噜—耶!!哈哈哈哈”

  原计划停留10分钟就上茶坪去的,却不觉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拍了几十张照片,我想把这个下午的欢乐时光永远留下来。

  大事之外,原来小事也可以如此深刻!

  是的,这种在非洲和美洲很流行的创痛后游戏“心理恢复”模式,让我在感动之后陷入了感慨:灾民们的心理创伤,除了物质保障,多么需要让他们快快地“发自内心地快乐啊”!

  平心而论,Jessine们的志愿行为是卓有成效的。而这些,也为我们的志愿者在以后进入灾区,提供了广阔的施展平台和实例参考。

  [受灾后的应激反应]

  情绪不稳,容易出现震惊、愤怒、内疚、易怒等情绪反应,也有人的情绪会处于压抑状态,表现得麻木不仁,看似没有波澜,但其实他们的问题更加严重;思维紊乱,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下降,经常做噩梦,总是记起灾难场景,以及与它有关的人和事;人际交往上也出现障碍,变得沉默寡言,闭门不出,不愿意与亲友交谈,过度保护自己。

  躯体上也会表现出病征,比如失眠,始终紧张,某个器官无故疼痛,食欲下降等等。

  [心理危机干预策略]

  主动倾听,共情关注,心理支持;

  提供机会,鼓励疏泄,促进言语表述内心感受;

  提供信息、解释危机的发展过程,使当事者理解目前的境遇、理解他人的情感,树立自信;

  建立希望和保持乐观的态度和心境;

  鼓励积极参与有关的社交活动;

  注意社会支持系统的作用,多与家人、亲友、同事接触和联系,减少孤独和心理隔离;

  必要时辅以行为、药物疗法。